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何時能夠直接買入個股

一個大多數投資者都將拒絕的投資建議

John Rekenthaler 03/08/20

序曲
晨星的Christine Benz曾表示,購買個股是一種「糟糕的投資方式」。然而,並非所有讀者都同意她的觀點,主要反駁的理由在於,虧損會使投資新手學上寶貴的一課,這一觀點有點讓人難以信服。畢竟除了親身經歷虧損,總有其他更好的方法能從中學習投資。

除了機會成本之外,以股票做為起點的年輕投資人還面臨著因糟糕績效而感到失望,進而放棄投資股票。正如馬克·吐溫所說:「一隻曾跳上熱火爐的貓永遠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購買多元化基金可以免除這類擔心,因為最大的擔憂往往是要見好就收。

計算結果對直接投資股票的投資人不利。股市指數是由相對少數的大贏家所推動,這些大戶拖累了相對沉默的大多數投資人。從歷史上來看,美國上市股票的平均報酬率總是在一般水平之下。因此,買入個股的投資人會得到負面的投資結果。少數人的投資績效十分亮眼,而大多數鬱鬱寡歡投資人績效只能落後於指數與指數型基金。

持有個股也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的母親開始投資的時間相對較晚,大約45歲,她投資於基金和個別證券。在投資基金後,她很快就不再打電話給我了,除非是市場遭遇嚴重的下跌。但每當她投資股票的公司出現困難時,她仍舊會來向我諮詢。如果她只單純持有基金,她會有著更加平靜的投資態度。

起點
很久以前,人們使用一種叫做「固網」的技術。有時,晨星的訂閱者會打電話給我,詢問如何評估一檔基金的淨值。其中一檔基金的股價為每股7美元,而其同儕基金的價格是它的的兩倍,像這樣的基金是低估,還是因為合理的原因而使得價格下跌?

對於投資人否直接持有股票,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無論是提出問題或是回答的人,都不該回答「誰在乎?」。基金淨值是任意數額。將單位數減半,每股7美元的基金將上升至14美元;將單位數減至四分之一,股價升至28美元。看起來雖然昂貴,但仍然是原來的基金,持有同樣的資產,有著同樣的前景。

此一邏輯也同樣適用於股價,但有一個奇怪之處,那就是極低的股價往往與公司經營困難有關。六月初,股價低於每股1美元的股票突然飆升。其中一些表現是合理的,因為經濟復甦的跡象推動了那些股價通常(儘管不總是)較低的企業。然而,這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基於數字心理學,投資人相信1美元變成2美元比100美元變成200美元還更容易。

(如果你沒見過這種情況,最常被引用的低價例子就是赫茲全球控股公司(Hertz Global Holdings, HTZ),該公司股價在五天內從6月3日的0.83美元飆升至的6.25美元高點,漲幅為553%。如果這種漲幅持續一整年,幸運的投資人就可以從中獲取不小的報酬。但赫茲的股價隨後回落至1.40美元,這比大多數專家認定的價值高出約1.40美元,因為該公司目前正處於破產清算中。)

切入正題
僅僅因為便宜就買入低價股是投機行為;因為股價上漲而買入股票也是如此,這種行為被稱為趨勢追逐。如果投資環境友善的話,這兩種方法都可以讓投資人顯得頗有洞見。然而,從追逐情緒中獲利是不可能持續的。最終,就像新時代科技股崩跌一樣,憑直覺投資的人將會受到傷害。

我們終於切入正題。直接購買股票的時機是在投資人已做出足夠研究後(切勿在基金淨值上尋求低價!)此外,這些不該是最初的投資模式。無論研究的多麼透徹,投資人多麼精明,投資個股都可能面臨失敗。因此,只有在投資人建立了多元化投組的基礎後,才建議直接購買股票。

在這種情況下,投資者才能有真正從中獲利的機會。一時興起的衝動投資是毫無意義的,那些因情緒起伏而犯錯的人將來仍會重蹈覆轍,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將可能完全退出投資領域。相比之下,在經過充分研究和了解的股票上虧損的投資人,可能會從經驗中學習,他們仍舊會犯下新的錯誤,但不太可能重複犯錯。

付諸行動
合理的方法是加入一個投資社團,社員大多理解分散資源的概念。除了透過增加投資多元化來降低風險(因為一個更大的資產集合使得社團能夠擁有更多的股票),社團內還鼓勵分析。購買新股票意味著其他成員接受這個決策,說服過程中的論點更可能出於分析而非訴諸情緒。

如果不想加入一個俱樂部,或許是出於您對於集體思維的恐懼,個人研究當然是可以接受的,但前提是要嚴格的監控和追蹤。執行計算;寫下計畫;檢討投資成果。具備投資知識是直接持股的必要條件,但這樣還不夠。堅守投資紀律也是關鍵。

總之,Christine的觀點是正確的。新手不應該直接擁有股票,其他人也不應如此,除非他們已經具備投資知識並且也願意下功夫。這並不算太難,至於我們其餘的人(我承認沒有遵守投資紀律),最好還是對直接投資個股這樣策略保持距離。我們可能會在派對上顯得無趣,但也可能更加富有。

作者簡介 John Rekenthaler

John Rekenthaler  

is vice president of research for Morning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