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關於ESG投資的三個共識

ESG話題不一定要出現分歧。

Ben Johnson, CFA 26/06/20

環境、社會和管治(ESG)投資乃是具爭議性的話題,它帶有意識形態色彩,可以引起爭端。我認為無論投資者屬於哪個陣營,他們之間都有共同點;而關於ESG投資,所有投資者都可以有三個共識。

ESG風險可能產生重大的財務影響

我想所有投資者都會認同,ESG風險會對公司產生重大財務影響。氣候變化能夠破壞全球農業供應鏈,由Bayer拜耳(BAYRY)到星巴克(SBUX)等公司的盈利均會受到影響;Facebook (FB)的劍橋分析資料洩露事件就是社交網路違反其與使用者之間社交合同的例子,該公司未能保護使用者資訊,使其股價大跌。企業管治不善是ESG風險中爭議最小的議題。富國銀行集團(WFC)分行員工開設數百萬個虛假帳戶,藉此達成高額的交叉銷售目標,這毫無疑問應歸咎于管治不善,這一醜聞令公司損失數十億美元,品牌形象大打折扣。

ESG提供了一個框架,讓我們可以更深入了解這些風險。過去,無論是公司的財務報告,還是每季度的業績電話會議,大家都很少討論此類風險。它們都是長期風險:雖然未必有急切性,但卻不可小覷;它們防不勝防,後果難以預料。

因為這些風險會對財務帶來重大影響,甚至代價高昂,難以承受,所以對所有投資者而言,最明智的辦法就是認真對待這些風險。

業績可能更好,亦可能更差

在我看來,所有投資者都會同意,將ESG準則納入投資框架是一種主動決策。正如任何主動決策一樣,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ESG投資者的回報將與大市有所差異,也許會更好,亦也許會更差。根據晨星的研究,在其他因素受控的情況下,主動決策的確能起到促進作用。回顧歷史,那些獲得高ESG評分的全球股票,它們既沒有給投資者帶來重大的回報或虧損。 [1]

圖1反映截至2020年4月股票型交易所買賣基金(ETF)的投資回報,這些基金設有廣泛的ESG要求,主要投資於美國大型股、全球已發展市場及新興市場的股票。每一欄中的綠色圓點則顯示一隻追蹤能代表這些ESG基金選股範圍的廣泛市值加權指數的ETF。由此可以看到,有些ESG ETF的回報率低於這綠點,有些則較高。

儘管樣本不多且期間較短,但是可以合理推測,這種關係同樣適用於更長的期間以及更大規模的群組。正如主動管理的演算法適用於所有形式的主動策略,不論它們的構建方式如何。[2] 數學告訴我們,只要時間足夠長,大多數人既不會贏也不會輸,有人將會擊敗市場,其餘則被市場擊敗。

綠色市場行銷

最後,我想所有投資者亦會同意,資產管理公司經常借用ESG作為市場行銷的噱頭。

資產管理行業與食品行業有很多共同點,兩者都要從產品中獲得最大的利潤,這使得消費者的選擇難上加難。生菜也好,指數基金也好,它們都是低利潤商品;店舖的中央通道才是真正賺錢的地方,在那裡,加工包裝好的食品爭相搶奪寶貴的上架位置。我們都知道,無論對於飲食還是投資組合,節制和堅持基本原則才是上上策,然而我們就是管不住自己。產品製造商(無論提供食品還是基金)都深明這一點。

ESG儼然成為資產管理行業的「無麩質飲食」標籤。圖2顯示了三個獨立關鍵字的Google搜尋趨勢:「hedge fund」(對沖基金)、「smart beta」(聰明啤打)和「ESG」。此數據的趨勢反映在一段時期內,這些關鍵字在美國Google搜尋引擎使用者之間的流行程度。如果說ESG是資產管理的「無麩質飲食」,那麼「聰明啤打」就是「奧米加脂肪酸」,而「對沖基金」就是「全穀物」。其中的關鍵是,我們作為消費者所經歷的產品開發與行銷,如今在投資領域亦是如出一轍。

這種現象的其中一個有趣情況是,基金的銷售說明書已經改頭換面,以體現對ESG的重視。從圖3可見,在美國已有越來越多的基金在其申報文件中表明它們已將ESG納入投資流程。儘管這些基金將ESG風險納入投資框架的做法值得嘉許,然而簡介文件中的三言兩語並不代表這是革新的做法,亦不代表它們篤定會持之以恆,以此進行可持續投資。

正如購物者會對精美包裝盒上的「全穀物」標籤感到懷疑,投資者在評估基金的ESG是否值得信賴時,亦應該同樣保持精明。資產管理公司期望借助ESG概念以營造鮮明特色,因此未來的「漂綠」(Greenwashing)之舉將會更加普遍。

[1] Wang, P., & Sargis, M. 2020. "Better Minus Worse: Evaluating ESG Effects on Risk and Return." https://direct.morningstar.com/research/doc/963558/Better-Minus- Worse-Evaluating-ESG-Effects-on-Risk-and-Return

[2] Sharpe, W.F. 1991. "The Arithmetic of Active Management." Financial Analysts' Journal, Vol. 47, No. 1, P. 7. https://web.stanford.edu/~wfsharpe/art/active/active.htm

作者簡介 Ben Johnson, CFA

Ben Johnson, CFA  

Ben Johnson, CFA Morningstar環球被動型基金研究總監